迪文小说 > 恐怖灵异 > 我爸是上门女婿 > 第八章 好吧,我摊牌了
    众人好奇,仇宽书到底要的是什么对赌条件。

    输是不可能输了,但是连直播吃屎这种条件都能答应,传出去不好听。

    “记住你说的话,是男人,那就说到做到!”仇宽书一脸郑重。

    李阳淡淡点头:

    “我当然说话算话,希望你也是这样,直播吃屎,千万别忘了!”

    “哼!”仇宽书冷哼一声,转身出了三年一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节课,数学。

    距离高考不到一个月了,现在的课堂上已经没那么严肃。

    考生在高考前夕,需要得到适当的放松,不能把弦绷得太紧~

    可是,数学老师抱着一摞考卷走进教室的时候,表情极为古怪,完全不像放松节奏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有意无意的,总看向教室后排,差等生最集中的地方!

    差等生们弱小的心灵开始了集体颤抖。

    怕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数学老师,五十岁的女教师,人称“张刻板”。

    她的刻板之处不是教学方式,而是对待学生的态度——

    绝对刻板的一视同仁!

    你是差等生?你数学不好?问题回答不上来?

    抱歉,在我这里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我不会刻意照顾你。

    难度系数五颗星的考题,一样会把差等生叫到黑板上解答,哪怕这么做,可能浪费掉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这是张老师独有的刻板之处。

    好多差等生习惯了在课堂上放任自流,老师们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唯独张老师的课,他们不敢。

    走上讲台,张老师放下考卷,推了推黑框眼镜:

    “成绩下来了,这节课讲考卷,叫到名字的同学,上来领考卷。”

    顿时,数学不好的学生们又是心头一紧:

    张老师习惯于发考卷的时候点评几句!

    “夏梓箐,147分,嗯,还不错,正常发挥。”

    哗~~~~

    全班同学忍不住惊叹学霸的实力,三年了,他们始终在仰望。

    “李莉,134分,你答题太慢,注意节奏,合理分配答题时间。”

    一名女学生慢悠悠的上前领回考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刘新康,92分,考试的时候想什么呢?超出答题区域的,高考的时候判卷老师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想女朋友呢吧?”有人小声接了句,随后是一片恶趣味的笑声。

    倒数第二排的大个子刘新康讪讪着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赵永健,90分,勉强及格,字迹不够工整,对成绩影响很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王明,66分,提前计算好分数了吗?就为了老师帮你喊一句66?”

    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王明低着脑袋红着脸,拿考卷去了。

    “黄兴楠,你考的什么呀?一塌糊涂!能不能认真点?”

    张老师连分数都没念。

    “杨作武,出去别说我是你老师!这节课给我站着听!”

    “代迪,你考这成绩都最不起你爸给你安排这么高的辈分!以后的数学课,都给我站着听!”

    “李阳……”

    当张老师喊起“李阳”的名字,同学们全都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重头戏来了!

    仇宽书上门挑衅的时间,刚刚过去不到半小时,李阳的成绩所有人都很好奇。

    在数学这一科,答案,似乎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因为除了态度刻板,张老师还有一个刻板之处:

    每一次发考卷的时候,她会按照考卷成绩从高到低的排好。

    全班同学都拿到了自己的考卷,李阳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成绩,应该是最差的,这也是惯例了。

    白卷除外,李阳曾经在数学考试上拿到过17分的全校倒数第一!

    成绩相当耀眼!

    很可能,以张老师的暴脾气,下一句话就是:

    “李阳,滚出去!”

    不料,张老师春风和煦的下一句话,居然是:

    “李阳,

    考的不错!

    上来给大家讲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教室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懵逼了,全体石化。

    我尼玛啊!

    什么情况?到底考了多少分?

    亲爱的张老师,念啊!搞得大家都听不出来是不是反话了!

    在张老师的招手示意下,李阳施施然站起身,坦坦荡荡的走向讲台。

    张老师含笑点头,似乎早有准备,她在李阳考卷的背面,掀掉了几个双面胶的粘带,将考卷贴在了黑板左上角。

    150分!

    满分!

    特大粗号的红笔,仔仔细细的将这个分数描的最后一排都能清楚的看到!

    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一遍又一遍的揉着双眼,看来看去,还是150分,不是15分。

    最后的那个“0”,醒目得扎眼!

    如果夏梓箐的数学考了150分,基本正常。

    换成李阳考了150分……

    谁特么信呐!

    这比世界九大奇迹还要更奇迹!

    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碍于张老师的面子,同学们暂时压下了心头疑惑。

    随即,他们想到了另一个人——

    仇宽书!

    万年老二仇宽书,最擅长的就是数学。

    总分上不如夏梓箐,数学单科,经常比夏梓箐的成绩还要好。

    估计,仇宽书的数学成绩在140分以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李阳与仇宽书之间,仅仅数学一科,分差在十分以内!

    原本仇宽书的意思是随便哪一科都要超过李阳十分以上,现在居然是李阳反超仇宽书的十分之差……

    假如这次仇宽书没考好,没达到140分,那还真就躲过一劫!

    不过这个概率比较低,仇宽书成绩很稳定。

    话说,能看到万年老二直播吃屎,嗯,应该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教室没多大,李阳走了十几步,站到讲台上。

    老师让我讲讲,说点啥?

    斜眼瞅瞅黑板上的满分考卷,再看看下边各种诧异表情的同学们,李阳挠了挠脑袋,谦逊的一笑,道:

    “好吧,我摊牌了!其实,我是个学霸!”

    短暂的安静之后……

    哄堂大笑!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世纪末最强冷笑话!”

    “真人不露相,牛哔我阳哥!”

    “阳哥化身励志哥,北岭一高中吊车尾疯狂逆袭!”

    “最强最强,北岭阿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气氛热烈,场面搞笑。

    可是谁能明白吊车尾的痛?

    你就不允许人家浪子回头金不换?

    也算正常吧。

    毕竟李阳逆转的太猛了,上一次还是吊车尾,转眼就成学霸了,不怪人家不相信你。

    甭说旁人,连李阳的死党王明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没有坏笑的,没有调侃李阳的,两个人:

    夏梓箐和张老师。

    张老师了解其他的一些状况,所以现在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而夏梓箐,纯粹是气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