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说 > 恐怖灵异 > 我爸是上门女婿 > 第十八章 落坡凤凰不如鸡
    小魔女蹦蹦跳跳的走了,做了好人好事,她很开心。

    李阳逐渐能够理解夏梓箐为什么走路去上学了。

    人家那是真低调啊!

    身上衣服没有商标,但随便哪一件都是天价;背包里面随时装着上万块零花钱,这叫身上现金不多。

    一把,全都塞给老太太了。

    跟特么散财童子似的!

    不知道大富婆怎么想的,给十几岁的孩子带这么多钱,也不怕被抢了。

    夏梓箐走后,李阳并没有跟着走。

    捡破烂的老太太……

    没那么简单!

    “你身上中了寒毒,医院里治不了。”李阳面色平静的开口。

    老太太神色骤然一变,警惕的问道:

    “小友,能看出我身中寒毒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应该我来问。”李阳的双眼紧紧盯住老太太,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“老身……”老太太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看李阳的一身正气凛然,想到他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老太太说了实话:

    “老身,莲花宗,苗凤花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!

    这和李阳心里猜测的八九不离十,看似寻常的捡破烂老太太,果然是江湖中人。

    第一次扶起苗凤花的时候,李阳通过肢体接触,已经发现了一些不对劲,所以他在那时候稍稍停顿了片刻。

    别人以为他退缩了,不敢扶了。

    实际,他在看病。

    寒毒入骨,医院里面不但无法治疗,查都查不出来。

    换了李阳当然没问题。

    绝世神医可不是有名无实的空头衔。

    生死人、肉白骨,

    皇帝也要跪在他的脚下求他救命!

    “这种寒毒比较刁钻,从骨髓之中向外扩散,专门封堵真气脉门,蚕食武者的内力。

    修为越强,毒性越强。”李阳直接把寒毒的特性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苗凤花更加吃惊了。

    高中学生模样的小小少年,居然对自己体内的寒毒了如指掌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还、还有救吗?”苗凤花心中出现了一团小火苗,说话都带着颤音。

    “有!但是比较麻烦,需要长时间的调理。”李阳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救…还有救…”说着说着,苗凤花的脸上老泪横流,哭的南流北淌。

    感觉得到,眼泪不是因为怕死的人重新得到生机,

    而是真真切切的遇到过伤心绝望,然后又一次燃起希望的那种喜悦。

    背后有故事,这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江湖,一直在,从古到今。

    如今的江湖,主要分为五宗十三派和各大武道世家,大多隐于世外修行。

    莲花宗,又叫莲花正宗,五宗之一,门下只有女弟子,苗凤花是这一代的莲花宗主。

    半月之前,莲花宗发生巨变。

    宗主苗凤花为人和善,副宗主林秀清心狠手辣,野心勃勃。

    林秀清暗中勾结外人,得到了一种奇毒——

    寒蝉凄切!

    无色无味的寒蝉凄切,被林秀清偷偷放入苗凤花平时饮用的茶水里。

    毒发,林秀清对苗凤花下了死手。

    奈何苗凤花修为太高。

    即便中了毒,林秀清依然阻拦不住,被苗凤花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毒性越来越强,苗凤花的精纯内力再也用不出来,她成了一个比普通人还要孱弱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堂堂的莲花宗主,逃到北岭市,以捡破烂为生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没有遇到李阳和夏梓箐,苗凤花基本上也就彻底歇菜了。

    李阳决定救下苗凤花。

    他在苗凤花的眼神里看到了一股正气,这种东西说起来玄乎,但是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原因,苗凤花的状况让李阳想到了自己前世。

    第三个梦,武道宗师的那一世。

    他开宗立派,笑傲江湖,用自己的善恶标准去行事。

    得罪人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那一世,李阳被世人称为魔头。

    数十次联合讨伐魔头的争斗中,死在他手上的武道高手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结果,自诩君子的正派人士无法战胜李阳,只能使用下三滥的投毒手段,和林秀清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魔头自尽身亡,他亲手创立的宗门被联合绞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,李阳又被夏梓箐小小震撼了一下。

    预付的医药费足足五万块!

    大富婆的女儿,小富婆~

    出手就是阔绰。

    退还了不到四万五,李阳带着苗凤花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住处不用想了,苗老太太捡瓶子卖钱,勉强活着。

    连个家用电器手电筒都没有,哪来的住处?

    有夏梓箐留下的钱,李阳找了一个相对偏僻的地方,用自己身份证租了一套房子。

    大富婆让李阳外出鲜味居打工的时候,身份证就还给了他。

    简单安顿好,李阳带着钱,买了所需的药材和器具,砂锅、火炉、针灸等等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依靠药物和器具治疗。

    他的内功修炼刚刚入门,可以用于检查,治疗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寒毒入骨,治疗过程会比较长。”李阳一边熬药,一边小心交代着。

    “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恩公不必多说,老身明白这个道理。”苗老太太正在泡澡。

    浴缸里面有很多药材,药浴也是治疗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一墙之隔的厨房里,李阳试探着问道:“苗宗主,你有没有听说过纯阳宗?”

    “纯阳宗?”

    老太太凝神想了想,摇摇头:

    “江湖上好像没有这个宗门,没听说过,也可能是老身孤陋寡闻吧,恩公和纯阳宗有何渊源?”

    “啊,我就随便问问,以前听过一些传闻。”李阳轻飘飘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泡澡,一个熬药。

    李阳没怎么再说话。

    又是老身、又是恩公,文绉绉的听着不习惯。

    折腾到快要天黑,首次治疗完成,刚刚收拾完器具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夏晴羽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马上回家一趟,我有东西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总裁开口就是命令式的口吻,霸气侧漏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明天?我现在有点事,走不开。”李阳想要观察一下治疗效果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赶紧回来!”

    说完,夏晴羽好像感觉语气太重了,毕竟李阳帮过大忙,紧跟着补充了一句:

    “耽误不了多长时间,只有几张纸。”

    李阳无奈:

    “啊,那我现在就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天天被人呼来喝去的,确实不舒服。

    谁让人家是债主呢?

    不过李阳敏锐感受到了夏晴羽的语气变化,这是个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冰山女神的模样身材,那可都是极品!

    多少男人想要被呼来喝去都不行呢~

    “呸呸!你还能更贱点不?”

    某人发现自己对夏晴羽的免疫力越来越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