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说 > 恐怖灵异 > 我爸是上门女婿 > 第六十一章 你的领导是谁?
    程母并没有出院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脑梗已经被李阳金针渡厄给治疗好了,但是,因为有顾倾城掏钱,李阳还是建议她住院疗养了。

    经过先前的一番风波,程志祥对李阳简直敬仰如天神。

    李阳的话,他肯定是不折不扣的执行。

    而且,住院的一切吃穿用度,都有顾倾城这个壕女买单,完全不用自己操心,程志祥简直乐的团团转,满世界的找指北针。

    武明川对程母的病情,也是十分的关心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中医针灸发挥出无上妙用的真实病例,武明川想要在紫荆大学中新开设一门针灸课,这个典型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的,教育部肯定要派出专家组来调查核实的,到时候将程母前后两版的核磁片摆在那里,这就是一个大卫星!

    因此,附属医院给程母最好的服务,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程志祥给老娘扒了一个丑橘,然后将一整扇香蕉拿起来,从中间掰开,给卷毛扔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自己拿在手中,开始狂吃胡塞。

    谁知!

    他刚刚将半拉香蕉塞进嘴中,病房的门就被人狠狠的撞开了。

    程志祥立即勃然大怒,他拧着眉瞪着眼恶狠狠的盯着房门,看到底是哪个混蛋玩意不开眼,竟然不怕死的敢招惹他程大爷。

    房门撞开,一个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程志祥的神情瞬间变幻,整个人化身舔狗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刘主任,您老有啥事?”

    怪不得程志祥狗带,实在是刘大良忙前忙后的给找病房,而且叫来了武院长和那个出钱的小妞,程母才享受到如今这舒适的环境。

    程志祥虽然性子比较憨,却也有独属于地痞流氓的小精明。

    “小李呢?李阳有没有来?”

    刘大良根本顾不得程志祥,急匆匆的扫视了病房一圈,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李神医?他老人家不是和你一起离开的吗?”

    程志祥纳闷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刘大良气得一跺脚,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,急匆匆的拨打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!

    一遍没人有接。

    二遍还是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刘大良都快着急死的时候,电话终于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哪位?”

    李阳懒洋洋的声音,清晰的从话筒中传来。

    “小李,你去哪里啦?”

    刘大良急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刘主任啊,我回家了啊。”

    李阳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!快回医院来,马上!”

    刘大良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了,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刘大良说道,完了,还怕李阳不当回事,接着又说道,“我马上给你准备毕业证,你现在赶回来,马上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了!”

    “您就请好吧!师傅,紫荆一院!”

    话筒中传来李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李阳英俊潇洒的身影,出现在医院大厅里。

    还没等李阳摆出一个英明神武的POSS,刘大良已经冲到了他面前,一把将他拉住,朝着住院部旁边的急诊跑去。

    两人刚刚进入急诊,就看到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的武明川。

    “小李!”

    看到李阳,武明川欣喜若狂,朝着李阳而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西装革履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中年人,以及一个保镖模样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啥事?”

    李阳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快!快跟我走,去救人!”

    武明川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李阳拒绝的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“不行!你今天必须去。”

    那个保镖模样的年轻人,看见李阳拒绝,顿时急了,一把就朝着李阳的手腕扣了过来。

    标准的擒拿!

    身为老领导的护卫,年轻人出身某特战队,擒拿格斗已经是渗入血脉的烙印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不知不觉的就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!

    他也马上反应过来,可是明显已经来不及,只能是将力道减了几分,原本十成的功力化作了五成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如此,年轻人依旧担心自己将李阳伤着了,耽误了治病。

    谁知,他的手指刚刚碰到李阳的皮肤,一股巨力顺着指尖就涌入了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年轻人脚步凌乱,蹬蹬的朝后倒退了几步,脸色瞬变大变。

    “小李,现在不是你发脾气的时候,人命关天,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治疗。”

    武明川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医生,凭什么找我?”

    李阳的声音幽幽传来。

    “小同志,你的思想很危险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个头发一丝不苟的中年人说话了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他的话却让李阳神情变冷。

    李阳虽然看起来年轻,其实一梦百年算起来,他经历的红尘光影,就算是在场的几个人加起来,都没有他多,而前世四辈子加上今生,如果说什么事情让李阳深恶痛绝的话,那就是打官腔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!

    居然有人在他的面前打官腔,李阳自然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你谁呀?”

    李阳斜着眼睛撇了中年人一眼,满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病人,身份十分尊贵!”

    中年人满脸正气的看着李阳,“你必须全力以赴的将他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身份尊贵?”

    李阳嘴角微翘,挂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中年人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切!和我有一毛钱关系吗?”

    李阳不屑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,李阳从来不会惯着,说话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“这位同志!”

    中年人瞬间变得痛心疾首起来,肥肉横生的脸上,写满了失望,“你的觉悟呢?啊,还有没有点奉献精神了?”

    “身为一个医务工作者,你一定要提高自己的觉悟,好好的抓一下思想认识!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什么时候?是危急时刻,希望你讲政治,讲原则,本着治病救人的医者本分,充分发挥医务工作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,将人民交给你的任务,出色完成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中年人情绪变得有些激昂起来。

    “院长,这傻X哪里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李阳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独角戏,良久后,才凑到武明川身旁,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什么态度!简直是无组织、无纪律,告诉我,你的领导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