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说 > 都市青春 > 宠妻大过天 > 第一卷 这一生只为你 【04】绝不放手
    “婕妤!”朱大强重重的出声,将地上的李婕妤拉了起来,硬是将其推到了朱七七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快道歉啊!”朱大强着急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这边,任由朱七七再傻,此刻她也看得出来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她只是错愕的张着嘴,目光惊讶的看着李婕妤那已经跟猪头似的脸庞。

    而这边,李婕妤却没有动,也没有出声,眼神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“婕妤!”

    朱大强在她身后再次出声,略微带着些许的警告:“你可不要让祁少和七七等久了!”

    无论再大再高的尊严,一旦到了强权面前,连个屁都算不上!

    李婕妤失望的看了眼自己的丈夫,半响后,骤然弯下腰,咬牙出声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朱七七正被男人揽在怀中,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尊雕像,傻傻的僵在男人怀中,但很快,她又反应过来,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扶李婕妤,却被祁墨紧紧的勾着腰,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放弃,小鼻子皱成了一团:“算了,我原谅你了,你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声音小了。”

    祁墨适时的出声,神情闲逸,亦如漫步于闲庭之中的帝王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李婕妤闻言,忍耐了好久的屈辱感忽然汹涌喷出,她几乎是‘噌’的一下就要站直身子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瞬间,站在她身后的朱大强骤然跨步上前,大手一把扣住女人的后颈,硬是将她的腰又给重新压了下去,并厉声道:“大声点!”

    如此一幕,真真儿是一场滑稽的好戏。

    祁墨连连冷笑,居高临下的俾睨着这对夫妻俩;而在他的怀中,朱七七却紧紧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其实她心里很清楚,祁墨是想替她报仇!

    可是,他又何曾想过,如果她因这一时之快而解了恨,那从今以后,她又该如何再在朱家继续呆下去?

    不过很快地,朱七七又发现,原来事情远不止她现在看到的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李婕妤活了大半辈子的年纪,却从未像今天这样丢脸过,她几乎是当着朱家所有佣人的面,屈辱的向朱七七弯腰道歉,并且连说了三次,一次比一次大声。

    她想,这简直比让她死,更令她痛苦。

    此刻,朱七七已被祁墨怜爱的抱在怀中,男人一边在她耳边低低的说着话,一边带着人进了朱家,随后又直接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朱七七的原因,这位太子爷曾经亲临过朱家不少次。

    不过,每一次来的原因都是因为朱七七,所以,这也怪不得他能够准确无误的带着朱七七回到她的卧室内。

    刚进了卧室,祁墨便动作轻柔的将这小人儿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不同于在外人面前的冷酷与强势,每当到了朱七七的跟前,太子爷总是会变得温柔许多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祁墨出声问道,漆黑深邃的目光,一直盯着女孩儿被打的脸颊,虽然只是红了一小片,但还是令他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朱七七没有回答,默默地卷缩起自己的四肢,一声不吭的侧卧在自己的小床上。

    她是个倔强的小妞儿,用太子爷的话来说,这丫头就是头小倔牛儿,难伺候得很!

    咳咳……别看朱七七这丫头长得柔弱娇小,其实脾气一直就很古怪,而祁墨向来又极宠着她,这便更让女孩儿愈发骄纵!

    或许你会问,这太子爷有多宠她?

    啧啧啧,当年太子爷为这丫头单膝下跪系鞋带的报纸照片,至今不知被多少人暗暗的珍藏着,每当人们拿出一看,照片中的男人,那倾城温柔的模样,真是让人捧心而碎。

    “丫头?”

    这边,看到朱七七不回答自己,祁墨倒也不生气,只是继续又道:“要不要用冰敷一下?不然,明天肿成一个小猪头可就不好看咯!”

    放眼天下,能让祁墨放下身段去耐心相哄的人,恐怕也只有朱七七一人能够独享此殊荣,

    然而,这位当事人似乎并不上心。

    朱七七只是安安静静的侧卧在床上,微微阖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皮儿,小唇抿得很紧,就是不愿意吭一声,甚至连看都不看祁墨一眼。

    她知道,有时候,以硬碰硬也是一种策略,再度死乞白赖的祈求他的原谅,她做不到!

    男人无奈的叹口气,旋身又自己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以后,祁墨又走了进来,手里还拿着一个冰袋。

    而卧室内,朱七七却以为祁墨已经离开了朱家,她这会儿正趴在电脑面前聊QQ呢,忽然看到男人又走了进来,吓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祁墨好整以暇的看着她,忍不住勾了唇:“看来你也不是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朱七七见状,瘪嘴,默默地关了聊天框,默默的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茫然无措的看着他,面颊泛着些许浅浅的粉色,像是一个陶瓷娃娃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除去她半边面颊上的五指印,或许会更完美一些。

    “祁墨……”女孩儿呐呐的唤出声,用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瞅着男人,像是执拗的兔子。

    从那一次之后,他再也不准她喊叔叔了。

    祁墨微笑着看着她,俊美的五官如同精雕细琢般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边坐下,一边抬眸看着女孩儿,道:“来,我帮你敷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时,朱七七的视线,总算看到了男人手里正拿着的冰袋。

    女孩儿心中稍有吃惊之色,但很快又化作一股复杂的情绪堆积在心中。

    她提步慢慢走了过去,并最终坐在男人的身边,仰着小脑袋望着他,声音清脆:“祁墨,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自从她十二岁那一年遇到这个男人开始,他便一直亲昵的唤着她为‘丫头’,而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个称呼屹然成为了祁墨对她的专属称呼。

    几年来,他几乎是将她宠上了天。

    “因为喜欢!”祁墨回答得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朱七七却有些懵懂不解,因为祁墨的原因,她非但没有任何的恋爱经验,甚至就连男性朋友也没有几个,几乎都是周围亲戚们家的堂哥堂弟一类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男人这句“因为喜欢”,她并不能够理解透彻。

    她又问道:“喜欢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又为了什么喜欢,总得有个原因吧?

    祁墨垂眸看着她,深邃的眸仁中一片幽黑,他缓缓启声答道,声音犹如缓缓拉动的大提琴那样低沉而轻缓:“喜欢就是占有,想要和对方一生一世绑在一起!”

    这便是祁墨,他可以温柔,他可以强势,他可以任由这丫头胡作胡为,甚至是原谅她想要偷溜出国的举动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他喜欢她,想要占有她!

    是的,一生一世的占有,绝不放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