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说 > 都市青春 > 宠妻大过天 > 第一卷 这一生只为你 【06】一物降一物
    望着心爱的丫头,祁墨低低的问出声,微凉的修长的指尖,捏了捏女孩儿的鼻尖,这代表了他对她独有的宠溺。

    朱七七没有吭声,只是睁着一双眼,紧紧的一直盯着车窗外。

    祁墨见状,微微有些愠怒,声音霎时又沉了几分,略含警告意味:“丫头!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朱七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蛰到了一般,忽然间的便从男人怀里坐起了身子,一脸怒气腾腾的看着他,奈何她长相过于秀气玲珑,这番生气的模样,落入男人的眼中,着实是娇憨可爱。

    祁墨难得看到朱七七动怒,这丫头在他面前永远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倒是胆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其实,别以为他不知道,背地里这丫头不知道多少小心思呢,要是搁在别人身上,耍弄了他,他会让她迟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表面柔顺心里很多鬼主意的她,他却只觉得万分可爱;这大概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缘分,一物降一物啊!

    祁墨看着朱七七,目光逐渐的深邃莫测,带了一丝的柔情,轻轻的问道:“你真不愿意嫁给我?”

    他说得直白,加上表情冷肃,令人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朱七七喉咙一紧,差点条件反射的就要点头称是,可是,她的脑中又忽然想起了父亲在她临走时单独对她所说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父亲说:整个朱家一脉的荣华富贵,全都寄托在她的身上!

    有时候,朱七七真替自己感到悲哀,她的存在,对于朱家来说,不过只是摇钱树而已。

    狐假虎威是不对,可是不如此,以她现在的条件,很难生活的更好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愿意……”朱七七开口了,轻轻细细的声音,像是啼叫的小小黄莺。

    祁墨闻言,微微挑眉,颔首:“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朱七七抿了抿唇瓣,道:“我妈妈以前跟我说过,只有相爱的两个人,才能永远的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所以,母亲和父亲并不是真心相爱,纵然生了她,终究也不能相守到老!

    其实,她怀疑,她那个自私的母亲根本懂不懂什么叫爱情;可是现在,为了应付这个可怕的男人,也只能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“爱?”听到这个词汇,祁墨眯了眸,神情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从小生长于家族斗争中的他来说,见惯了阴谋诡计,尝遍了众叛亲离之后,他早已不相信‘爱’这个词!

    只不过,当这个词从朱七七的嘴里说出来时,他并不觉得好笑,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丫头,当真如若水晶般透彻纯净。

    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她的心,他想要珍惜她,想要将这丫头捧在手心里尽心呵护。

    这边,朱七七的声音还在接着传来,只听她道:“我妈妈还说过,爱是风险、是心甘情愿的成全,她爱我爸爸,所以,甘愿为了他生儿育女,不求名分的和他在一起,爱一个人是不图回报的,爱的真谛是成全!”

    朱七七的声音本就稚嫩清脆,当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她的神情也是格外的认真,有几分小学生认真回答老师问题的感觉,很萌很可爱。

    不过,祁墨听完了以后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祁墨,你笑什么?”朱七七皱起小眉头,奇怪的看着忽然发笑的男人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祁墨停了下来,他低头看着她,突然出手扣住了她的下巴,吐出缓和的嗓音:“你想要我成全你?”

    朱七七怔了一下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想出国?”

    朱七七咬着唇,犹豫再三,还是没敢点头。

    男人笑得愈发迷人,低了头,与她鼻尖相抵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傻丫头,在我这里,从来没有成全,只有……占有!”

    语罢,冰凉的薄唇,覆上了她。

    什么狗屁倒灶的爱情理论,他可从来不知道,林美丽女士如此的高尚,不记名分的跟着朱大强并且为他生了一个女儿是为了爱?

    说出来笑死人,如果真的只是因为爱,又为什么后来拿了钱自己一个人离开?

    不过这些,祁墨都没打算告诉朱七七,他的丫头就该是没心没肺笑得一脸阳光灿烂,不适合这些肮脏的东西。

    说是搬家,其实所有的东西加起来,娇弱的朱七七一只小手就能够拎得起来的行李箱,都是一些重要证件之类的,这也是她过去十八年所有的拥有!

    身外之物根本就不需要,住进祁墨的房子里,他自然会都帮她买新的。

    朱七七心底有些惶恐不安,十八岁的生日都已经过了,在他的心中,她已经成年了,足够让他为所欲为了吧?

    就因为这样,她才会害怕,才会选择这个时间逃离的;女孩子,先要自爱才会有人爱,这是母亲一生悲剧给她的最大的教训。

    成人之后,祁墨就搬出了祁家大宅,独自在外购置了房产,他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,除了家人,那套房子就只有钟点工进出过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的关系中,朱七七一直都是处于被动的那个人,最近又一直忙着筹备出国的事情小心翼翼的躲避着,倒有几个月没来过了。

    三厅室的房子,黑白主打的设计,线条又都是简单明了的,十分大男人的风格。结果,十分强势的将她领回来之后,祁墨却是打开其中一间房的房门,将小丫头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累了吧?好好休息一下,这是你的房间,有什么需要的话,告诉助理。”

    朱七七瞪大了眼睛,满怀希望的看着他,想问却又不敢,生怕是自己的听觉出了错。

    祁墨摇头失笑,“以为我想干什么?我要的是你的一生一世,六年都守住了,又何必急在这一时?”

    一直到祁墨在她额头上印下晚安吻,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去了,朱七七还有点呆愣出神,就这么简单的,他放过她了?

    这才后知后觉的打量起这个房间,以前这里是客房,偶尔的,她也来暂住过。应该是重新装修过了,不仅是整个墙壁换成了明亮的暖色系,家具也都是全新的,就连窗帘都变成了柔和的粉色轻纱。

    这种颜色款式,这种设计布局,她怎么感觉如此的熟悉?

    朱七七有一瞬间的恍惚,又很快的摇头苦笑,呢喃着:“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唯我独尊的男人,不可能会想到考虑别人的喜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