迪文小说 > 都市青春 > 宠妻大过天 > 第一卷 这一生只为你 【07】很不卫生的
    祁墨醒的很早,不,应该说是一夜都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那儿疼得厉害,一晚上翻来覆去的,想着隔壁的那个小丫头,他哪里还有心思睡觉?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,约莫到了五六点才睡着的……吧?

    清晨时分却是被一阵香气唤醒的,煎蛋的香味,搭配上牛奶还有面包,给人一种满满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他赤脚下地,直接就走出来,依着味道找到了在厨房里忙活的朱七七。

    她穿着围裙,手握铲子不停地翻动着锅里的鸡蛋,以便让它们不会沾到一块,不远处的餐桌上已经摆放了两份三明治、微微冒着热气的牛奶。

    那一刻,期末的心里竟然涌上了一种无法言明的满足感,似乎他为她做的这一切,都值得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么好,一大早起来就展现你的贤妻良母给我看?”想也没想到,祁墨大步上前,就从后头抱住了朱七七的腰,大头搁在她的颈项间磨蹭着,“真香!”

    早餐香,其实,人更香,如果她能让他吃掉,那就更美好了!

    屋子里的东西都是助理准备的,她不一定喜欢,要不,等一下带她去逛街?听说小女孩都喜欢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上课,反正她之前为了交换留学生的事已经耽误不少课程,多请一天假也无所谓;而公司里堆积如山的文件资料,对祁墨来说更不算是事。

    朱七七正忙得欢,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,小手一颤,结果锅里的热油就溅到了手背上,疼得“嗷嗷”直叫。

    祁墨赶紧上前关了火,抓住她的小手放在嘴边“亲自”消毒,然后再用冷水冲洗,又翻出烫伤药温柔的给她涂抹着,“你是笨蛋啊,煎鸡蛋居然也能伤到自己?”

    朱七七嘟起小嘴,泪花在眼眶里打转着:“哼,还不是被你吓的……啊,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年在跟祁墨相处的过程中,她学会了扮可怜还有恶人先告状。

    祁墨马上就心软了,捧着某人的爪子细心地用嘴巴吹气:“乖,等一下就不疼了,丫头,你这么的粗心大意,以后就别进厨房了,再说了,这些粗活,也不用你做。”

    随机,又加上一句:“除非我让你进厨房,你再做吧,专门做给我一个人吃。”

    我养着你,可不是让你来干活的,祁墨的心情很好,显然,他以为,经过这一晚上,朱七七想通了,已经任命接受现实了。

    朱七七低垂下眼睑,貌似专注地看着自己手指头上那已经看不出痕迹的烫伤,其实心里,千回百转。

    她也是差不多一夜无眠,在想着,以后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当然是要继续回去上学的,只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,大家会怎么看她?原本就对她和祁墨之间的关系诸多猜测,只怕这一次之后,直接就坐实了流言。

    也幸好她是很能随遇而安的那种人,在学校里也没什么朋友,反正只要祁墨同意她继续上学,学校那边会帮她摆平的,她只要认真读书就行了,那也是作为学生的本职。

    照这样看来,离开是不可能的了,朱七七也不是那种因为一次失败就寻死觅活过不下去的林黛玉,她现在想的是以后,学校里发生的大事小事都逃不过他的法眼,以后就只能乖乖的做一个学生女,什么事都按照他规定的步伐痕迹去做?

    不,如果这样,首先,她自己就得发疯!

    朱七七是被肚子里的咕咕叫声唤醒的,昨晚在朱家吃饭,看见那对夫妻的老脸,她就什么都吃不下去了。回来之后又太过于紧张,怕那个人反悔了,赶紧的锁门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于是,被饿醒了的朱七七挣扎着爬起来滚进厨房,在冰箱里找到仅有的食材,想给自己做份简单的早餐,先填饱肚子吧。

    在做好一份三明治之后,看见有多余的剩余食材,朱七七就顺手又做了一份。

    此刻听见他这么说,朱七七柔顺的说道:“明白了,以后你让我做,我才做。”

    “还疼不疼?”祁墨抓住丫头的小手,使劲的搓揉捏碰的。

    嗯,触感不错,比较柔嫩,以后都不能让这丫头做粗话了,手感变差了,受罪的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朱七七眼睁睁的看着,自己的手指烫红的那点痕迹早就飞了,现在多出来的,都是这位大叔的暴力结果!

    面对他的时候,她却只能摇头,笑得一脸恬静。

    祁墨不再说话,接过她的活,将鸡蛋盛起来之后,一手端着托盘一手牵着丫头的小手,一起走到饭厅的长桌旁,他示意朱七七坐下,然后拿起三明治,凑近嘴边微微试了试,不冷不热刚刚好,然后再送到她的嘴边。

    朱七七呆了,小脸微红,“我……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来,啊——”见她不张嘴,祁墨便学着电视里看到的母亲喂孩子吃饭时的样子,嘴里发出一个单音节之后,拿着三明治的手往前送了一点。

    朱七七条件反射一般的张开嘴巴,一大口三明治直接被送进她的嘴里,搞定,祁墨很满意自己的杰作。

    她却很想哭,享受不了祁大少这异样的温柔啊,这么一大块三明治一口包进去了,嘴巴鼓鼓的,脸肿得像包子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朱七七想死的心都有了,可是又不敢不从,这时候说话不方便,只能是嘴巴鼓鼓的的努力吞咽着。

    噗嗤,祁墨乐了,“丫头,你这个样子跟金鱼很像。”

    你才跟金鱼很像,你们全家都跟金鱼很像,朱七七利眼一扫,自以为很凶狠的瞪了祁墨一样,然后不理他,继续专心吃东西。

    这丫头,金鱼眼睛都出来了,祁墨笑着笑着,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    哎,她真是他的开心果,人生中如果少了她,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对于祁家太子爷来说,金钱名望权势地位,已经全部都不是他想要追求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七七,却是别有一种风情啊,秀色可餐,这样看着,祁墨肚子已经饱了一半,端着牛奶送到丫头嘴边让她喝了一大口,剩下的,自己才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间接接吻,这样很不卫生的你不知道吗?只可惜,朱七七敢怒不敢言,只能继续用力的咀嚼着嘴里的东西,当成是某人的骨肉。